疫情 信贷风险—真相揭秘,实时报道

 admin   2024-04-01 09:48   4 人阅读  0 条评论

作者傅一夫《星图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银行1月10日发布的《2022年金融统计报告》显示,2022年韩国人民币存款增加2626万亿元,同比增加659万亿元,其中家庭存款增加2000亿元.截至12月底,人民币存款余额2585万亿元,同比增长113%,比2021年同期高2个百分点。在当前银行存款利率走低的趋势下,居民存款却大幅增加,着实奇怪。


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居民储蓄大幅增加的原因是什么?


主要原因是新型冠状病疫情的影响。


2022年以来,Omicron变种株在中国不同地区多次盛行,各地普遍采取更强硬的封城措施,扰乱了人流、物流,导致很多具有旅游、人群聚集属性的线下服务消费。做过。场景的下滑,给居民增加消费带来持续压力。一般情况下,消费和储蓄呈现出潮起潮落的趋势,当消费受到抑制时,储蓄自然会增加。


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响,使许多企业难以开展正常业务,生产经营压力加大,部分企业甚至面临裁员、破产的风险。由于疫情的长尾效应和未来的不确定性,许多居民的收入和工作不再稳定,焦虑情绪与日俱增。要小心,因为主要收入来源是工资,对未来的期望更高。从数据来看,一方面2022年居民消费信心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失业率上升。结果,许多人变得更加厌恶风险,并增加了预防性储蓄。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2022年第四季度的调查结果显示,有618人倾向于“多存”,较第三季度上升37个百分点,618人倾向于“多花”。偏好“更多投资”的居民为228人,与三季度基本持平,偏好“更多投资”的居民为155人,较三季度下降3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第四季度收入感知指数下降至438。较第三季度增长32个百分点。这些数据可能反映出居民越来越愿意储蓄作为预防措施。从这个角度来看,家庭储蓄的大幅增加似乎可以被理解为COVID-19的“财务后遗症”。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新冠疫情影响外,还有两个因素导致居民存款增加


一是资本市场遭受较大损失。回顾2022年,全资本市场受美联储加息和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影响较大,多国出现股和债券双杀。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避险情绪上升。韩国方面,人民币贬值、传染病复发等因素同时发生,市场预期低迷,对资本市场造成较大冲击。甚至银行理财产品也出现了“断网”。结果,大多数普通投资者的财富减少了,资金流入资本市场的意愿也下降了。相比之下,银行存款更加安全,收益率也更加稳定,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将存入银行,认为银行是资金的绝佳避风港,存款金额也相应增加。


其次,房地产行业陷入衰退。《2022中国财富报告》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居民的资产几乎70%是实物资产,其中房地产占绝大多数。然而,随着2022年以来房地产持续低迷,部分民营房地产企业出现融资困难,部分地区楼房交付保障出现题,居民购房意愿大幅降低。为了买房,人们常常把原本打算用来买房的存入银行。居民储蓄也因此有所增加。


人们存的越来越多,但这是好事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喜欢存体现了勤俭节约,这也是中国人民的传统美德,应该积极鼓励,但从经济角度来看则不然。


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在其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提出了著名的“节俭悖论”。勤俭节约是个人和家庭的美德,但不是整个社会的美德。这是因为,国民收入的消费变化会同向地改变国民收入的变化,而储蓄的变化会同向地改变国民收入的变化。也就是说,储蓄虽然可以使个人受益,开启财富之路,但如果整个国家增加储蓄,则不利于经济社会的繁荣发展。


事实上,根据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在生产力水平较低、经济基础比较薄弱的时期,整个社会物质都比较短缺,市场供给不能满足需求。这个时候,确实有必要提倡节俭,鼓励居民多花,用储蓄积累资金,扩大投资规模,提高生产能力。


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发展,生产力水平显着提高,物质财富更加丰富,供给过剩的现象逐渐显现,而且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居民的消费需求也随之增加。这时,我们必须通过拉动消费、扩大需求来推动产业升级,使供需在更高水平上实现新的动态平衡。各界人士对一个国家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步伐有着影响。


以韩国为例,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消费市场持续承压,但反弹空间很大。随着隔离措施逐步放松,曾经阻碍各行业运行的不利因素将逐渐减弱,国民经济将会复苏,与高层多次提及经济形势良好不谋而合。2023年几乎是确定的。2022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把恢复和扩大消费放在首位”,充分体现了促进消费市场的迫切希望。


在此过程中,根据有限消费场景积累的被动储蓄以及居民预防性储蓄的增加预计将成为支撑未来消费市场增长的重要动力。但需要指出的是,从储蓄到消费的转变必然需要时间来消化,从节奏上看,短时间内很难“花光所有的”,原因有三。


首先,为期三年的COVID-19大流行影响了住宅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中低收入者的压力往往更大。修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客观上需要减少整个住宅领域的消费,积累足够的剩余。


其次,如上所述,全省居民消费信心大幅下滑,目前还没有好转的迹象。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口板块,整体消费预期形成了所谓的“疤痕效应”,让很多人短时间内难以大胆花。


最后,增强居民消费信心的关键在于经济复苏、扩大就业、增加收入,只有各方面逐渐正常化,居民对未来经济不确定性的担忧才会缓解,而改善可能需要时间。


华西证券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居民部门超额储蓄约为33万亿元,预计需要3至4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将这33万亿元超额储蓄全部转化为消费。2023年超额储蓄中,8000亿至1.1万亿元可流入消费,约占2021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8%至25%。同时,参考美国的经验,过剩储蓄将在二季度疫情防控放松后逐步释放。


这表明,2023年超额储蓄对消费增长的贡献可能是温和的而不是剧烈的,而且这个过程不会一蹴而就。


关注中低收入群体及其标签消费潜力


还需要指出的是,当前家庭储蓄结构中暗藏玄机。


风电数据显示,住房领域存款中定期存款占比长期保持在第60位,2022年后占比将进一步提升至第69位左右,活期存款占比持续下降。与此同时,2022年后同月定期存款同比增速不仅持续走高,活期存款同比增速也大幅超过上年。这反映出家庭部门超额储蓄大部分来自中长期存款贡献。


这些新增的中长期存款应该更加关注中产阶级和高收入群体。原因是,根据西南财经大学发布的《中国金融报告》,根据韩国储蓄结构数据,储蓄最多的前10名家庭的存款占总储蓄的70%,而储蓄最多的35%的家庭,占总储蓄的70%,占储蓄的70%,占总储蓄的25%,剩下的50%的家庭基本没有任何储蓄。此外,中低收入群体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工资,而中高收入群体则有一定的财产性收入。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资产负债表往往远高于储蓄率。中高收入家庭的储蓄率不但不会上升,反而可能下降甚至为零。


考虑到高收入群体的边际消费倾向低于中低收入群体,且中低收入群体占总人口比例较大,如果我们要想通过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复苏,必须把重点放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群体上,改善他们的处境,挖掘他们的消费潜力。


那么我们具体应该做什么呢?


短期来看,发放消费券仍是促进居民消费的有效手段。然而,对于低收入或贫困人口也可以考虑直接现金支付。对于大多数低收入和贫困人口来说,更现实的情况是,他们的消费能力往往达不到消费券的使用标准。换言之,“他们缺的不是10元消费券,而是短缺。特别是,很多人的收入因为近期COVID-19事件的影响而减少,失去收入来源的可能性很大。”不排除,他们平日里只能省吃俭用,没有进行高端消费。同时,低收入和贫困人口对收入变化更加敏感,因此即使是“意外之财”“只要几百块就可以极大地改善他们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金比发放消费券更好,发放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同时,要加大对中小企业这一就业重要载体的稳定就业支持力度,特别是通过减税、降费、补贴、减少裁员、加大金融对稳企业的支持力度。通过我们的运营,我们使更多的低收入和中产阶级获得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从而增强消费者的信心。有关部门要针对就业市场弱势群体制定相应的就业政策,完善劳动权益保护、保险费缴纳、灵活用工工资支付等政策体系,更好开辟消费和就业新空间。


从长远来看,要着眼于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尽可能扩大中产阶层的比重,形成“橄榄型”的分配结构。具体来说,以收入分配调整为重点,要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和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调整再分配过程中各收入主体之间的关系。注重财政、税收等措施、收入差距和公平。


我们还要继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进一步扩大社会保障范围,加强医药、卫生、教育、住房等领域改革,使制度更加合理,机制更加规范有效。减少居民后顾之忧,让老百姓真正能消费、愿意花。


本文为大家介绍的疫情 信贷风险,以及新冠疫情的信用风险相应知识,就解到这里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本文地址:http://jiajingdq.com/post/376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